莫里康内爱好者
Morricone Fans
新版主页
English
年表
音乐概览
电影概览
VIP 申请
VIP 登录
电影欣赏
作品研究
琴谱
字幕
音乐大师
手机网站
付款
旧版主页
Old-Eng
站长手记
手册征订
个人专栏
最新网页
重要通告
资源库
资源传送
歌词
莫迷网联
俱乐部
微信平台
关于我们
手机论坛
旧版博客
EM简介
EM新闻
琴友专栏
名曲120
网站地图
邮探名人
出生入死
邮币卡转让
音乐顾问
软件介绍
E.M.手册
站长信箱
-----------------------
   
---------------------------
 
主页-->VIP-->vip-personal-000-->004-8
马涌专栏-8
联系邮件请发 1145983425@qq.com
八恶人 / 可憎八人 (昆丁-莫里康内最新合作电影)
The Hateful Eight (Quentin Tarantino-Ennio Morricone)
 
八 恶 人
 
作者 詹姆斯·绍索尔   中译文 马涌
原文出自:http://www.movie-wave.net/the-hateful-eight/
评论版权所有(c),詹姆斯·绍索尔,2015年12月30日。

 

从他职业生涯开始,昆汀·塔伦蒂诺就在他的电影里十分显著地运用音乐;其电影原声专辑广受欢迎并且十分畅销。很多专辑都凸显了埃尼奥·莫里康内的音乐-全部来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所有显赫的音乐。难以想象,如果《无耻混蛋》缺少了不可磨灭的莫里康内的音乐(《阿隆桑方》的愤怒与塔兰泰拉,他谱写过的最具爆发力的东西之一;《左轮手枪》的朋友,最漂亮的曲子之一;在同一部电影里还有《阿尔及尔之战》,《林戈归来》,《死神骑马来》和《大捕杀》);《纳瓦霍乔》里的喉音哀号成为了《杀死比尔》第二卷里的一个标志性声音,其中还有《雇佣兵》的竞技场。当提及为西部片所创作的最辉煌的音乐作品的时候,他是一个真正的竞争者。
对他的上一部电影《被解放的姜戈》,塔伦蒂诺不仅策划了莫里康内宝藏中的另一些藏品,他甚至拿到了他音乐偶像的一首原创歌曲,仍在这里(由Elisa Toffoli演唱)。这是相当明显的,如果这位导演想做一些东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委托创作一部原创音乐-这次只有一个人选,他会为之谱曲。当他拍《八恶人》的时候,恰恰发生了-大概他自己都感到惊讶,考虑到莫里康内之前对塔伦蒂诺作出的颇为直言不讳的言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匆忙收回推销这部电影),这位传奇般的作曲家接下了这份工作。他起初并没有料到莫里康内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是以为他也许会谱写一支主题音乐,仅此而已。而且莫里康内建议这位导演采用他不常使用的来自《怪形》中的部分音乐,这已经被广泛地报道,其后中国人的传闻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类似的广泛报道(不过完全不准确),该报道称他为这部电影谱写的原创音乐其实根本没有原创可言,只不过是基于《怪形》的配乐。事实上,尽管在《八恶人》中包含了为《怪形》(以及《驱魔人II》)创作的音乐1,实际上还存在大量的原创音乐,有50分钟的原创音乐可以在原声大碟中找到。


莫里康内谱写了音乐-正如他的众多伟大成就-从来不观看影片,完全以剧本为基础,而且允许塔伦蒂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使用它。他最初承诺这位导演的那个主题音乐到红石镇最后的驿马车(完整版)成为了出色的专辑开场曲目。塔伦蒂诺表示,这位作曲家告诉过他这支曲子"会有一个不断前进的动力,能够表现驿马车透过冬季景观移动,不过它会带有一种不祥的声音,总的来说意味着暴力即将来临。" 坦白地说,这是完美的描述。这支曲子开启于一个咆哮的巴松管,在小提琴和鼓点担当的一个稍微不和谐的踏板音符的映衬下,添加了一种莫里康内所提及的气势。之后加入拨弦大提琴和贝斯,同时加入一些不祥的低音铜管乐器,然后断奏的弦乐开始伴随着巴松管的旋律环绕盘旋。最后,经过几分钟之后到来的一个停顿,中心旋律之前的这股气势现在由一对小号占据,《铁面无私》的一个暗示以它们的方式共舞着并且相互映衬。一个新的、急迫的第二乐句主题出现了,男声低吼加入,在一个爆炸性的刺耳的铜管乐器更加紧密地按压压阀之前,旋律变得越来越激烈。疯狂的第二乐句与主旋律交替显示,以此收尾。它是电影配乐里一个特殊的7分30秒-音乐-令人想起了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这位作曲家的重要犯罪类电影配乐,显现出一种非凡的实力与活力。专辑后面的#2曲目(音轨7)以相同的标题侧重于更加明显的暴力线索,采用了铜管乐器和呼声,以小插曲的形式提供了一个漂亮的微缩版。四个乘客中的巴松管部分是一个焦点,采用了架子鼓伴奏。

此后,来自这部配乐的第二个主要构思,引入序曲贯穿始终,它是由弦乐担当的一个旋转的主题音乐(颇有赫尔曼式的风格),在曲子里含有一个滴答滴答的时钟主题(如果说实话,配乐的一些地方类似于这位作曲家以前的西部片)。它是令人紧张的、慢节奏的,不过带有一种鲜明的暴力倾向,而且构成了整部配乐的支柱。它与到红石镇最后的驿马车的主旋律形成了对位,它恰恰发生在文学讲述里,直到一个不和谐的管弦乐暴力片段之前,可以认为两个主题音乐并行运行。乐曲里最充分的探索来自第三支名为雪花的曲子,其中前一音轨(副标题"完整版")运行了12分钟,它是格外紧张的,带有一种盘旋萦绕的心理惊悚风格。

虽然大部分的配乐是在这两个主题(指到红石镇最后的驿马车、雪花)的构件上形成,不过还有一些突出的时刻没有体现出来。六匹马本来是一个不和谐的愤怒的、恐怖的爆发,却进入了更多的安静,它的处理不是那么暴力。山上的阳光尤其带有一些非常绚丽的管乐器创意。还有两个版本的曲子名为白色地狱(很棒的标题!),这也是这部配乐中最赫尔曼式的,尤其是幽灵般的弦乐与管乐-打击乐不是太多-事实上再度让人想起30至40年前莫里康内的犯罪类电影配乐。前一音轨使用的副标题是"合成乐器"(意为"混音"),后一音轨是"铜管乐器"。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我会留给你慢慢揣测。到目前为止,这部配乐最温暖的时刻来得非常晚(实际上,如此温暖的时刻也许是唯一的),在林肯的来信里有一个华丽高贵的小号独奏。这张专辑的结尾很出色,有一个极为短暂的线索-死亡刺痛只有27秒,不过录音完成的主题以一个令人愉快的几个小节的悬念结束了这张专辑。

自然而然地,这张专辑不仅仅涉及莫里康内:(实际上你不得不相当困难地眯着眼睛,才能看清楚他的名字列在专辑封面上,封脊上写着“昆汀·塔伦蒂诺的《八恶人》—莫里康内/塔伦蒂诺”)与这位导演决定出于何种原因发布,人们都会非常乐意听到这部电影的对白片段,并且十分幸运地辨别索引这些曲子。(或许他还没有意识到较近期的创新家庭视频影院,它可以使观众们观赏它们并重温他们喜爱的电影对白。) 此外有一支小小的一知半解的歌曲,其中最棒的无疑是不是很多人都能回家2(音轨27),它是伟大的洛伊·奥比森在1967年录制的。

在他给莫里康内这活儿的时候,我不太相信这就是昆汀·塔伦蒂诺梦寐以求的音乐类型,而且也不会让我感到惊讶,也许这位作曲家非常认可这一事实,不过塔伦蒂诺会感到莫大光荣,他只不过留给莫里康内这活儿,让莫里康内独自做任何他认为最好的东西。这是优秀的电影音乐,到红石镇最后的驿马车中有一个真正了不起的片段,不过它的大部分意图是相当不舒服的聆听,所以我不得不实话实说,与本年度某些其他上佳的配乐相比(其中还包括莫里康内本人的另一部配乐,指《五月,迷人的花儿》),它会具备同样的重复播放价值。简直不得不令人信服,一个87岁的老人能够写出这种既剧烈又愤怒的音乐,不过埃尼奥·莫里康内几乎不像一个典型的87岁的老人,如果在新一年早些时候颁奖的话,似乎有可能他会赢得一个合理分量的奖项,而这个奖项肯定不会是一种"职业生涯奖",获奖的理由一定会基于这个音乐的品质。

译者注:

1.八恶人》电影里使用的但未列入原声专辑中的莫里康内的既存音乐:1977年《驱魔人II:异端》中的里根的主题(漂浮的声音),1982年《怪形》中的人兽、永生、绝望。
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Hateful_Eight_(soundtrack)

2.该曲子出自1967年Michael D. Moore导演的电影《黄金争夺战》(The Fastest Guitar Alive),洛伊·奥比森在片中饰演主角。参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Fastest_Guitar_Alive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Hateful_Eight_(soundtrack) ,http://music.163.com/#/album?id=3426919

音乐试听《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到红石镇最后的驿马车)
The Hateful Eight
Composed by Ennio Morricone
Decca / 2015 / 72m
Quentin Tarantino has used music in his films very strikingly, from the start of his career; the soundtrack albums have all been very popular and big-sellers. Lots of those albums have featured music by Ennio Morricone – all of it from the 1960s and 70s, all of it brilliant. It’s hard to imagine Inglorious Basterds in particular without the indelible Morricone music (Allonsanfan‘s “Rabbia e Tarantella” one of the most explosive things he ever wrote, Revolver‘s “Un Amico” one of the prettiest; and in the same film there’s The Battle of Algiers, The Return of Ringo, Death Rides a Horse and The Big Gundown); Navajo Joe‘s guttural wail became one of the signature sounds of the second part of Kill Bill, which also features Il Mercenario‘s “L’Arena”, a genuine contender when it comes to the most brilliant pieces of music he wrote for a western.


For his last film Django Unchained, Tarantino not only curated another collection of Morricone gems, he even got an original song from his musical hero, “Ancora Qui” (sung by Elisa). It was fairly clear that if the director ever did something that seemed unlikely – to commission an original score – there would only be one person he’d want to write it. When he was making The Hateful Eight, precisely that happened – and probably to his own surprise given the rather unflattering comments Morricone has made about Tarantino in the past (hurriedly retracted in the interview rounds for this movie), the legendary composer accepted the job. He initially didn’t think he would be able to do it, then thought maybe he could write one theme but nothing more, and he suggested the director use parts of his largely-unused music from The Thing, which has been widely reported and subsequently Chinese whispers have somehow led to similarly widely-reported (but entirely inaccurate) reports that the original music he wrote for this film is actually not original at all, but based on that score. In fact, while there is music written for The Thing (and Exorcist II) contained in The Hateful Eight, there’s a substantial amount of original music too, 50 minutes of which finds its way onto the soundtrack album.

Morricone wrote the music – as with many of his great scores – without watching the film, basing it entirely on the script and allowing Tarantino to do as he wished with it. That one theme he initially promised the director is what became the exceptional album opener “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 Tarantino said that the composer told him the piece “would have a forward momentum that would suggest the stagecoach moving through the winter landscape, but with an ominous sound overall that would suggest the violence to come.” And frankly that’s the perfect description. It opens with a growling bassoon set against a slightly discordant pedal note from the violins, drums adding that momentum Morricone talked about. Plucked cellos and basses join, some ominous lower brass too, then staccato strings begin to accompany that bassoon melody, swirling around. Finally after a couple of minutes comes a pause in that momentum before the central melody is taken up now by a pair of trumpets, a hint of The Untouchables about the way they dance off each other. A new, urgent B phrase of the theme comes up, male voices enter, the melody becomes more and more intense before an explosive cacophony of brass
pushes the pressure valve even tighter. The frantic B phrase alternates with the main melody to the conclusion. It’s an exceptional seven and a half minutes of film music – of music – that recalls the composer’s great crime scores of the 1970s and 80s, displaying a remarkable intensity and vigour. A second piece later on the album with the same title focuses on the most overtly violent part of the cue, with the brass and the voices, and is a nice little version of it in vignette form. In “I Quattro Passaggeri” it’s the bassoon section that is the focus, with the drum kit accompaniment.

After this comes the score’s second main idea, introduced in the “Overture” but heard throughout, a swirling theme for strings (quite Herrmannesque) which in that piece includes a ticking clock motif (if truth be told one of the score’s few similarities to the composer’s previous westerns). It’s tense, slow-paced but with a distinctively violent undercurrent and it forms the backbone of the whole score. It was written to play in counterpoint to the main melody of “L’Ultima Diligenza” and that’s exactly what happens in “Narratore Letterario”, which sees the two themes running in parallel until a dissonant passage of orchestral violence. The fullest exploration of the melody comes in three pieces called “Neve”, the first of which (subtitled “Versione Integrale”) runs for twelve minutes and is exceptionally tense, swirling round in psychological horror style.

While much of the score is constructed from the building blocks of those two themes, there are some standout moments that aren’t. “Sei Cavalli” is an angry, gruesome blast of dissonance which leads into the much quieter, but in its way no less violent, “Raggi di Sole Sulla Montagna” which features some remarkably florid writing for winds in particular. There are two versions of a piece called “L’Inferno Bianco” (great title!) which is where the score is at its most Herrmannesque, especially the ghostly strings and winds – the percussion, not so much – in fact that’s again very reminiscent of Morricone’s crime scores of 30-40 years ago. The first take is subtitled “synth” (which means “synth”), the second “ottoni” (“brass”). I will leave you guessing as to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By far the warmest moment of the score (in fact, perhaps the only moment of warmth at all) comes very late, in “La Lettera di Lincoln”, with a gorgeously noble trumpet solo. The album ends brilliantly, with the briefest of cues – “La Puntura della Morte” is only 27 seconds but wraps things up with a delicious few bars of suspense to close things off.

Inevitably, the album is not just about Morricone (indeed you have to squint quite hard to even see his name on the front cover of it, and the spine reads “Quentin Tarantino’s The Hateful Eight – Morricone/Tarantino”) with the director having decided for whatever reason that people would love to hear snippets of dialogue from the film, mercifully indexed separately. (Perhaps he is not yet aware of the comparatively recent innovation home video, which allows people to relive dialogue from their favourite films by watching them.) There’s a small smattering of songs, the best of which is undoubtedly “There Won’t Be Many Coming Home”, a 1967 recording by the great Roy Orbison.

I don’t really believe this was the type of music Quentin Tarantino dreamt of when he gave Morricone the job and it wouldn’t surprise me if the composer absolutely loved that fact, but to Tarantino’s great credit he just left Morricone alone to do whatever he thought was best. It’s excellent film music and in “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 has a truly remarkable piece, but by design large parts of it are rather uncomfortable to listen to and so I can’t honestly say it is going to have the same repeat-play value as some of the other best scores of the year (including the other one by Morricone himself). It’s scarcely believable that an 87 year old could write music of this intensity and at times this anger, but Ennio Morricone is hardly a typical 87 year old and if as seems likely he wins a reasonable number of the awards given out early in the new year then they certainly won’t be a kind of “career award”, they will certainly be for the quality of this music.

 

完整截屏见这里 Full screenshot
本站为VIP会员微信平台会员提供的影音下载 Download for VIP member
 
电影 “八恶人” 英语配音,中英字幕,MP4格式,167’48” 1.9G
电影 “八恶人”原声音乐 28首 320KBPS MP3 168M
下载地址及解压密码请见此页 >>>>>>
(如果您不是VIP会员请在这里进行快速申请可以立即得到所有密码,谢谢您的支持与合作)
本站电影网页--“八恶人”>>>>>>
**********************************************************
The film "The Hateful Eight" (Quentin Tarantino) Englisg dub, CN-EN subitle, MP4 format, 167’48” 1.9G
The OST of "The Hateful Eight " 28 tracks 320KBPS MP3 168M
Download address and password >>>>>>
If you are not a VIP, please enter here to apply for immediately get all passwords and info of VIP.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ing and coopreation)
The film web page "The Hateful Eight" >>>>>>
志愿者 马涌(Chi Mai)
志愿者 马涌(Chi Mai)
报名日期 2011.11.30
所在地及职业 云南 职员
个人简介 年近不惑,云南楚雄人。毕业于昆明工学院,工科出身,一直从事财务工作。平日喜好看书、看电影、听音乐、练书法。崇拜莫翁,爱好意大利西部片和赛尔乔·莱昂内、黑泽明、小津安二郎等大师的作品。
作业记录
1.《特多 莫多》电影字幕 130412
2.《美國往事》經典臺詞翻譯 131108
3.《黄昏双镖客》 海报艺术 131119
4. 公共领域 140318
5. 莫里康内的04慕尼黑音乐会,08威尼斯音乐会中文字幕140531
6. 近20年莫里康内音乐会清单 140630
7. 埃尼奥·莫里康内的音乐 :一个音乐的乌托邦?140724
8.《西部往事》主题曲回顾 150101 (原创
9. 伟大的沉默:原声大碟发布 150112
10. 好教皇,教皇约翰二十三世 150224
11. 卡罗,一个成为教皇的人 150225
12. 卡罗,教皇其人 150301
13. 趴下,你这傻冒儿 150317
14. 一大把炸药:艺术品 150415
15. 封面专题:八恶人 151010
16. 五月,迷人的花儿 151116
17. 封面专题:五月,迷人的花儿 151116
18. 五月,迷人的花儿 -- 莫里康内与法国:爱情故事仍在延续 151116
19. 埃尼奥·莫里康内十大电影配乐
20. 火星任务 151231
21. 八恶人 160106
**********************************************************
转载搜狐文章《八恶人》里冷到人头皮发麻的音乐是怎么来的?(组图)
 
  每一个与埃尼奥·莫里康内(Ennio Morricone)工作过的人都称他“大师”。这个称号包含了对这位87岁意大利作曲家的恭敬和深爱。

  1950年代末以来,莫里康内为500多部电影配过乐,包括《荒野大镖客》《美国往事》《海上钢琴师》《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广为称颂的标志性配乐。他的音乐激励过众多音乐人,亦给赛尔乔·莱翁内、吉赛贝·托纳多雷、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等导演带来无数灵感。

   1979年-2001年,莫里康内五次提名奥斯卡奖,五次铩羽而归。2007年,奥斯卡为莫里康内颁了“终身成就奖”,直到今年,昆汀·塔伦提诺的《八恶人》才为他实打实赢来一座小金人——最佳配乐奖。他是奥斯卡史上少有先拿终身成就奖再拿配乐奖的人,但他的成就,远非一座小金人可以概括。
   谈及莫里康内最新的《八恶人》,有人这样评价:音乐比剧情本身更能让人高潮。

  “他是我最喜欢的作曲家,当我说最喜欢的作曲家时,我并不专指电影作曲家,我说的是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等。”塔伦提诺将莫里康内的配乐,称为“电影史上的最大成就”。

  1990 年代初开始拍电影时,塔伦提诺多倾向选用现有音乐放在电影里,直到《被解救的姜戈》(2012),他才尝试在电影里使用原创音乐。早在《杀死比尔1》(2003),塔伦提诺就热衷以拼贴、混搭的方式,挪用莫里康内为其他电影所作音乐,以显示他对莫里康内的倾慕,一用就是五部。

  但首次接洽莫里康内时,塔伦提诺却被这位作曲家断然拒绝。有人盛传莫里康内一直对塔伦提诺拼贴音乐的方式不满,认为其缺乏连贯性。直到去年6月,塔伦提诺至罗马领意大利电影大卫奖,带着《八恶人》的剧本来到莫里康内家,才出现转机。

《八恶人》剧照,警长克里斯·马尼克斯
  莫里康内和太太读罢剧本,对这个故事一见倾心,“我们花了半个小时讨论,这让我下定决心去接这个单子。”

  令他感兴趣的是塔伦提诺剧本的张力。

  寒冷的怀俄明州山谷中,一辆马车载着赏金猎人约翰·鲁斯及其价值一万美元的猎物黛西·多摩格踏雪而行。途中,黑人赏金猎人马奎斯·沃伦少校和新人警长克里斯·马尼克斯相继登上马车,红石镇是他们共同的目标。由于风雪太大,马车停在了一家杂货店,熟悉的店主人不知去向,却有四名不速之客百无聊赖地待在店里。鲁斯时刻担心他人抢走猎物,沃伦警惕地扫视着陌生人,马尼克斯极力调节紧张的气氛,黛西则似乎等待着更大的风暴到来……剧末,八恶人外加几个无辜者都在枪战声中死去。

  剧本中处处隐藏着不安的情节,令莫里康内印象深刻。同样令他印象深刻的还有暴力。读剧本时,他已经闻到一波接一波的残酷气息。

  找到莫里康内时,塔伦提诺已经完成电影前期拍摄,他希望在一个月内收到配乐成果。虽然时间上太过仓促,莫里康内还是用他早年为《怪型》(1982)配乐时留下的余作,完成了《八恶人》。某种程度上,《八恶人》可称《怪型》的后代——两部片子都有极寒的天气,幽闭的空间,互相猜疑互不信任的人物,殷红又粘稠的血,且同样都由库尔特·拉塞尔主演。

《八恶人》剧照,黑人赏金猎人马奎斯·沃伦

 

《八恶人》的背景设在怀俄明州的冰天雪地,《怪型》则是南极。对于想要什么音乐,《怪形》导演、有着“B级片大师”之称的约翰·卡朋特没给作曲家任何线索或暗示。莫里康内做了一大把风格不一的音乐,导演选了其中一段,而没用上的另一段,最终用在了《八恶人》里。

  同样,塔伦提诺也没给过莫里康内任何特别的指示,“他只说雪很重要。”莫里康内说。

  塔伦提诺将这部电影视为西部片,莫里康内却更愿意视之为冒险片,“我为莱翁内所写的音乐属于西部片和那个时代,而我在《八恶人》里尽量往交响乐,甚至是美国流行音乐上靠。”对现在的莫里康内而言,与过去的传统决裂尤为重要,“我想做的是与我之前所作西部片配乐都不一样的东西。”   但是,莫里康内与塔伦提诺的合作,还是能找到他与莱翁内合作时的影子——那时,莱翁内经常像讲童话故事一样告诉莫里康内他要拍的内容,而非给剧本,莫里康内据此写出音乐,再由导演自行安排——写《八恶人》时,莫里康内也只是根据故事给他的印象创作,而没有任何具体的电影场景参照。



  《八恶人》剧照,赏金猎人约翰·鲁斯与猎物黛西·多摩格

  莱翁内西部片里的音乐听起来很疏朗,粗粝的小号、落寞的口琴、旷远的口哨声、充满戏谑感的人声历来是标配,《八恶人》则发展成郁郁葱葱的管弦乐。

  《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可称全片的主题音乐。这段音乐甫在片头响起,很快就暗示出影片动荡、紧张、悬疑的主题——小提琴发出尖锐又孤寂的低吟,大管发出沉闷兼具力量的暗吼,一把男声不时发出“hough,hough”的吼叫,就像车夫在驾驭马匹,紧接着,小号、铜管、弦乐像雨一样狠狠落下——这段音乐长近7分半钟,在片头用了约4分钟。

  伴着音乐声起,片头渐浮现出怀俄明州白雪覆盖的苍山大地,木雕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满身是雪,仿若影片之眼,预示着人人带有原罪的主题。随后,镜头拉远,一辆马车远远地穿过雪地,最终被拦在黑人赏金猎人沃伦面前,车夫问,“你他妈从哪冒出来的?”沃伦回,“我要带这几个坏家伙的尸体去领赏金。”猎人和猎物,片子就围绕着这两个关键词开始了。

  《八恶人》剧照

  莫里康内当时给了塔伦提诺五段音乐,但并不知道他会用这样的方式开场。据说,这段音乐在车夫说出本片第一句脏话之前,就收获了观众的喝彩,不少人听后冷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久牵于心的乐声还有。影片43-46分处,从沃伦牵马到马棚,再到马尼克斯在雪地中安插铁棍,冷空气里始终回荡着细细碎碎的清脆铃声,潜藏的是前路未卜的惴惴不安。影片132分处,前来搭救黛西·多摩格的恶人乔·盖奇,在《Now You"re All Alone》轻柔的男声吟唱中,嘿嘿笑着,闲庭信步,循着血迹,一枪蹦了无辜人的脑袋。此乃真恶人也,但,乐声中的杀人却也可以这样诗意。
《八恶人》剧照,乔·盖奇闲庭信步杀人。0


  《八恶人》剧照,乔·盖奇闲庭信步杀人

  塔伦提诺很喜欢最后的配乐。这些音乐恶兆似地预示着电影最后血腥场面的出现,配合着暴力升级,其营造的气氛,更像是惊悚或悬疑电影。这与塔伦提诺最初创作时的设想截然不同。塔伦提诺将之形容为“气氛音乐”,“他认为这些音乐适合这部电影,适用于任何时刻,而不是某些特定场景。他把配乐给了我,怎么安排由我决定。”
莫里康内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0


  莫里康内与昆汀·塔伦提诺

  在《八恶人》里,莫里康内很在意向观众展现自己在音乐上的成长,而不是让人仅停留于他早期的西部片里。他也并不乐意自己被定位为西部片作曲家。接受采访时,他反复强调的是,他与莱翁内早年的合作过去半个世纪,其音乐理念有了很大改变,而成长,事关一个作曲家的尊严。   莫里康内从塔伦提诺那里感受到了对“尊严”的尊重,这也是他选择为《八恶人》配乐的原因,“当我遇到塔伦提诺,我感觉他是真的相信我。他给了我想要创作的全部自由。”
莫里康内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

  尽管合作对象很大一部分是美国电影,莫里康内却始终对好莱坞缺乏好感。他拒绝学英语,至今居住在家乡罗马,有人要送他好莱坞豪宅,他也丝毫没兴趣。在他看来,做好莱坞的御用作曲,总免不了要听人摆布,由不相干的人决定乐曲编排。于是,他发明了“莫里康内作曲、配器、指挥”的模式,自己包办一切。虽然离好莱坞远,但至少创作上更加自由了。

  相比为电影配乐,现在的莫里康内更热衷游走世界,以管弦乐的形式指挥他的配乐作品音乐会。

*******************************************************************
转载“影乐誌”文章 莫里康内终获奖,《八恶人》配乐详细解读
2016-02-29 孙新恺 影乐志
《八恶人》配乐
恐怖与西部的混搭
文 | 孙新恺
《八恶人》配乐一举夺得2016年第88届奥斯卡的最佳原创配乐,让埃尼奥·莫里康内最终紧紧握住了人生中首座小金人。包厢中两位白发苍苍的传奇大师莫里康内和威廉姆斯听闻后都不禁相互拥抱在一起。莫里康内在搀扶之下,颤颤巍巍地踱上领奖台,享受着全体起立为他献上风暴般经久不息的掌声。剧场里弥漫着对大师至深的敬意,令人泪下。莫里康内,终于拿到了一座早该属于他的学院金人。
回首2015年的圣地亚哥漫展上,当鬼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宣布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正在为《八恶人》创作配乐时,现场的观众也如今天一样,不禁欢呼沸腾起来。当时这对塔伦蒂诺来说,可谓美梦成真。塔伦蒂诺自幼便开始收集莫里康内的电影原声碟,并称他为自己心目中最喜欢的作曲家。然而,在此之前,塔伦蒂诺并不热衷于聘请作曲家为自己的电影配乐,他甚至表示不愿把自己的电影托付给任何作曲家,因为没有哪个作曲家能完全理解他的电影。当然,除了他心目中的大师莫里康内。
三顾茅庐的合作

从1992年的《落水狗》到2012年的《被解放的姜戈》,这20年间的七部作品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原创配乐。塔伦蒂诺把精心筛选的各路流行歌曲和经典电影配乐放到自己的电影中,行成独树一帜的风格。从2003年的《杀死比尔》开始,他更是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意大利式西部片配乐的热爱,更确切的来说,对莫里康内的热爱。此后在《无耻混蛋》和《被解放的姜戈》中,他对莫里康内的西部片配乐使用得更加频繁,像《黄金三镖客》、《转轮手枪》和《大捕杀》等电影的配乐都有出现在塔伦蒂诺的电影中。塔伦蒂诺虽十分希望能和莫里康内合作,但却一直未果。他早在1994年拍摄《低俗小说》时就邀请莫里康内为电影创作一些音乐,却被作曲家谢绝。2009年拍摄《无耻混蛋》时他再次邀请莫里康内,希望作曲家能为电影创作一部原创配乐,然而被告知没有时间再吃闭门羹。此后在制作《被解放的姜戈》时,塔伦蒂诺三顾茅庐,最终赢得莫里康内一首名为“Ancora Qui”的原创歌曲。到了2015年拍摄《八恶人》时,不服输的塔伦蒂诺再次邀请莫里康内为自己的作品创作配乐,也许是被他程门立雪的劲儿感动了,作曲家终于点了头。


在过去近70年里,高质又高产的埃尼奥·莫里康内为超过500部影视作品创作了风格各异的配乐,其中又以与赛尔乔·莱昂内、朱塞佩·托纳多雷两位导演合作的作品最为影迷所熟知。在塔伦蒂诺多番使用莫里康内的配乐后,却有报道称作曲家并不喜欢塔伦蒂诺的风格。好莱坞报道在2013年称莫里康内不喜欢塔伦蒂诺电影中的暴力,认为塔伦蒂诺使用音乐时“缺乏理解”,并表示在《被解放的姜戈》后“不会再与他合作”。然而很快作曲家就发表声明,称这些报道断章取义,歪曲了他对塔伦蒂诺的尊重。此后,作曲家最终与塔伦蒂诺合作,以实际行动消除了人们对此的疑惑。 某种程度上,因为意大利式西部片大导赛尔乔·莱昂内的辞世,莫里康内认为自己与西部片的缘分已尽,从此不再怎么创作西部片配乐,甚至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多次邀请都被作曲家拒绝。然而在2015年中期,在塔伦蒂诺把《八恶人》翻译成意大利语并发给莫里康内后,作曲家被剧本之精彩和导演之诚恳打动了,欣然答应创作近40年来个人首部西部片配乐。每个配乐家都有不同的创作模式,而莫里康内一直以来都从不以阅片为先,只偏爱通过阅读剧本来创作配乐。当他在阅读《八恶人》的剧本时,他的脑海中就已经构思好了主题。然而当塔伦蒂诺告知莫里康内他需要一个月内完成配乐时,莫里康内迟疑了,因为当时他正准备为老搭档朱塞佩·托纳多雷的新片《信件》创作配乐。然而鉴于托纳多雷仍需几周方能完成准备工作,莫里康内决定在此期间把《八恶人》的主题写好,并附送管乐版、弦乐版和管弦乐版的不同编配以供备用。殊不知,莫里康内一发不可收,新灵感接踵而至,使得他不愿停笔,并继续创作。然而,当塔伦蒂诺第一次听到主题时,轮到他迟疑了。

意料之外的风格

莫里康内读完剧本后,认为这不是一部西部片,而是一部冒险电影。因此,莫里康内所写的主题——“L'Ultima Diligenza di Red Rock (Versione Integrale)”(去红岩镇的最后一趟马车)根本不是导演所期待的意大利式西部片配乐。主题里既没有《黄金三镖客》中悠扬嘹亮的口哨,也没有《黄昏双镖客》中那漫不经心的口琴。莫里康内那些电吉他、班卓琴、短笛、喇叭、马鞭以及枪声等经典的西部片元素几乎都没有用进这部电影。只有开场那缓缓的鼓声、以及中段几声男低音大喝有那么一丝莫里康内以往西部片的意味。取而代之的,是充满了黑暗氛围和情绪化的音乐段落。然而《八恶人》的器乐,一如既往地具有莫里康内那怪诞而敢于实验的精神。

巴松管、低音巴松管和和低音号反复地演奏主题中鲜有起伏的动机,宛如氛围化的情绪音乐,在各种乐器的替换中,机械地重复着主题动机,塑造起强烈的悬疑与不详气氛。对于这些低音乐器的使用,莫里康内说“这些乐器的声音传达出塔伦蒂诺故事里戏剧、愤怒、绝望和讽刺等关键元素。”压制的镲跟钹带出一丝较为现代的意味,与低音的乐器产生怪诞的反差。莫里康内表示音乐“有一个不断行进的趋势,以象征马车穿越冬日的大地的场景,而不详的音符则预示着即将来临的暴力”,而曲子高潮处小号的爆发则意味着影片末尾的厮杀。音乐中这些“不详的音符”,无不令人回想起《铁面无私》、《屠杀令》和《狼之挽歌》这些作曲家在70年代至80年代间创作的经典悬疑片配乐。比起意大利式西部片,《八恶人》的配乐更像是意大利式恐怖片的作品。尽管作曲家反驳道自己不认为这是一部恐怖片音乐,称“得看在你的文化里恐怖电影音乐是怎样定义的”,导演塔伦蒂诺却觉得这是一部十足的“铅黄电影配乐”(意大利式恐怖片配乐)。在塔伦蒂诺反复聆听这个主题后,他的态度从迟疑逐渐变为欣赏——莫里康内的音乐让《八恶人》变成了他构思之外的电影。

莫里康内还创作了一首序曲,在一些特定剧院的序幕拉开前播放。序曲由一个铃铛式的动机贯穿,与莫里康内当年在《无名小子》与《黄昏双镖客》中使用的滴答铃铛之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序曲、主题都轮番出现后,铃铛的动机开始与巴松管的动机以对位的形式开始重叠,层次更加丰满。平淡的铃铛动机之下,大提琴那难以捉摸节奏的拨弦与巴松管那不怀好意地底吼则是平淡表面之下的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与暴力。除了上述两个主要的动机外,莫里康内还创作了不少出色的片段。长线条弦乐的“Neve”在配乐中几番的反复对悬疑的堆砌有着出色的表现,而“Sei Cavalli”中嘈杂的铜管和弦乐争相渐强,则充满了暴力和怒气。

魅力不减的混搭

塔伦蒂诺热衷于致敬老电影,并毫不吝啬地使用名字、音乐等元素来声明自己的灵感来源。《被解放的姜戈》和《姜戈》有着强烈的联系,导演自然把《姜戈》的配乐拉到电影中再利用。至于《八恶人》,塔伦蒂诺称这是一部对卡朋特经典恐怖片《怪形》的“阅后感”,用各种喻体与映射,重现自己幼年首次观看《怪形》时的心理活动。的确,雪地与小屋,被困与猜疑,血浆与杀戮,《八恶人》像对仗一般工整地反映着《怪形》的结构。他自然不会羞于引用《怪形》的配乐,更何况这也是一部莫里康内的经典配乐。莫里康内在当初认为自己没时间创作更多配乐时,也欣然建议塔伦蒂诺使用那些《怪形》成片中删减去的原创音乐。于是乎,“Despair”、“Eternity”和“Bestiality”这几首未被卡朋特使用的《怪形》配乐被塔伦蒂诺出色地运用在《八恶人》中,其恐怖片配乐的特质,与同出自莫里康内之手的原创配乐有着一定的和谐与共通性。而这几首音乐对悬疑的铺垫,为影片增色不少,却又不失塔伦蒂诺电影中本独特的混搭气质。尽管莫里康内佳作无数,然而《八恶人》却仅是他第六个奥斯卡提名。虽说如此,奥斯卡也已于2007年为他颁发终身成就奖,算是弥补学院太多的错过。


当时昆汀 塔伦蒂诺宣布莫里康内将为本片创作原创配乐的消息传出后,在令人倍感惊喜与期待之余,也不禁让人有一丝顾虑。原创配乐意味着影片对歌曲、其他电影配乐的使用将被减少,昆汀著名的混搭风格很可能会因此被减弱。然而在看过电影之后,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昆汀不但使用了来自《怪形》、《驱魔人2》的若干配乐,还使用了The White Stripes的“Apple Blossom”、David Hess的“Now You’are Alone”和Roy Orbison的“There Won’t Be Many Coming Home”等民谣歌曲。而莫里康内的配乐本身就很精明地用另一个角度切入故事,其恐怖悬疑音乐的特色与西部片的影像与剧本搭配起来,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混搭色彩。配乐之大胆与独立特行,也是导演和作曲家两个相互尊重的大师谙熟对方作品才能达成的结果。《八恶人》的配乐不是大家所期待的西部片大碟,却又是一部出色的昆汀 塔伦蒂诺原声。87岁高龄的莫里康内在两周内为本片创作完配乐,亲自指挥捷克国家交响乐团进行录音,并最终一举夺得第73届金球奖以及第88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再次以实力证明自己的才能不减当年。
 
感谢马涌朋友的持续努力和不懈支持!
敬祝各位朋友2016健康快乐,再谱新篇
 
 
2016.01.07
 
 
主站的的重要栏目和网页
2009年编制的老年表
电影赏析
音乐赏析
莫里康内爱好者联谊会(莫迷网联)专栏
杨大林先生,杨东女士专拦
著名歌唱家演唱的莫里康内乐曲
著名艺术家演奏的莫里康内乐曲
邮探世界名人
意大利电影研究专拦
关于"Chi Mai"
莫里康内欧美亚六场音乐会对比研究
网友提供的莫里康内作品
边说边听边看--专题
网友个人专栏
WAP手机网站
莫里康内MIDI铃声
软件介绍
求谱网友交流
全球莫里康内相关网站
海外优秀搜索引擎
BBC-HVF 访谈莫里康
莫里康内上海音乐会
莫里康内北京音乐会
我喜爱莫里康内
莫里康内新闻(中国)
全国及境外TV节目预报
奥斯卡和莫里康内
遭遇黑客
西巴女王
十三年后再访伊莫拉
"海上钢琴师"琴友天地
"阿隆桑方"研究
"工人阶级上天堂"研究
"死刑台的旋律"研究
我最喜爱的西洋杰出音乐回顾
"索多玛的120天"评述
电影"我的青春/梅泰罗"探析
"大师和玛格丽特"研究
孩子们的作品
不得不看(新闻拾零)
电影"豺狼的日子"专页
八十年代歌曲回顾
电影"德黑兰-43"音乐专页
苏俄爱国歌曲
网站地图
Add to Google
eXTReMe Tracker
关于我们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2014): 苏ICP备11039856号 本站自2003.8.8.开始运行 © 2003 hwg 版权所有
除非有版权所有人的允许,本站所有曲目均仅供访问者个人欣赏使用,严禁用于复制生产,出租销售等任何其它商业目的。